行廊崇风泛月

偷得浮生半日闲。

【果陀】最后一片叶子

医生果x病人陀
画手写文惨案
没有异能的普通世界设定
ooc,ooc,ooc
原作是欧•亨利先生《最后一片叶子》
逻辑混乱,可能有常识性错误

--
他又在看那棵树。

尼古莱•瓦西里耶维奇•果戈里•亚诺夫斯基医生看着他的病人再次将目光流连在窗外的那棵树上。

那是一株高大的榆木,原本遮住了大半张窗户的枝叶在北国的深秋中化作斑斑驳驳的金色,随着风巍巍颤动。

“当最后一片叶子落下后,我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果戈里脑海里倏地浮现出这句话。这是去年因自杀受伤住院的太宰治先生说的,引来了不少护士小姐痛心的叹息。不过可惜的是太宰先生并没有等到树叶落尽的那一天——在他快痊愈之前他就被他的同事们火急火燎地接了出去,而那树叶尚且葱茏。原本果戈里只当那是与护士们搭讪的玩笑话,现在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而他的病人——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仍然出神地望着窗外,午后的阳光从树叶间打进来,在他的脸上投出一叠叠交错的光影。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的肤色非常苍白,疾病同时带去了他最后一抹血色。从略显松垮的病号服衬衫的袖口露出一截纤瘦的手腕,青色的血管如叶脉般从袖口延伸出来,在骨骼分明的手背一路蜿蜒,流淌其中的血液就以细细的针头与输液管里的药水交汇。

果戈里的视线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脸移到手腕流连一圈后又回到脸庞——不可否认他的病人长得非常好看,微微驼背的身体使他看上去像一朵脆弱的鸢尾花。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意外地与他很谈得来,聆听时淡淡的了然的微笑总会让果戈里无比轻松——但这时他又不得不担心他病人的安危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住院有一段时间了,但情况一直不见好转,果戈里作为主治医师明白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病情并不容乐观——除非有着坚强的信念帮他挺过去。

“你家主人有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事情?比如说想去那不勒斯海湾写生?”

“我家主人对绘画兴趣不大。”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一本正经的仆人冈察洛夫答道。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喜静,每天定时来探望他的只有这位仆人而已。

“好吧除了这个,我是说,一些想了又想的事——比如一个使他魂牵梦萦的女人?”

“没有这样的事,医生。”

但这确实是果戈里预料中的回答了——他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相当熟悉,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如他看起来一样的无欲无求,不论是始终淡然的表情,缺少感情色彩的语气,还是曾在他面前发表过的长篇大论都让他觉得这个人可能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甚至说他已经厌烦了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也不为过。——而且他足够了解他的主治医师,在这个人面前,果戈里曾用来鼓舞病人的滑稽把戏、笑话与荒诞却难以驳倒的诡辩通通变得苍白无力。果戈里从医多年见过的病人太多,他知道他并不能改变所有人的命运——

可他真的不希望费佳死。

陀思妥耶夫斯基不知何时转过头来看着他,在果戈里终于发觉时微微一笑。

“您看这叶子落了不少,视野也变开阔了。”

果戈里心里一沉。

--
寒冬来得很快,转眼榆木上的树叶已经寥寥无几,仅存的那些也在霜红的积淀下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归落尘土。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病情依旧没什么起色,闲暇时果戈里就来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病房,聊一些有的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态度也没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他看向窗外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脸上带着少见的柔和感觉。

那天离开陀思妥耶夫斯基病房前果戈里回头确认了一眼。

树枝上的叶子,只剩最后一片。

--
很不巧,当晚开始刮起了大风,甚至还夹着淅淅沥沥的雨,那一片脆弱的树叶根本无法支撑过去。

“——我可怜的费佳!他最后的希望就要破灭了!”果戈里必须开始行动了,他带上颜料画具,在榆树边架上了梯子,冒雨爬了上去,果不其然,幽暗里的树枝上已空空如也。

“颜色不能调得太绿,要自然,多加些黄色……还有画的位置要找对,否则很轻易就会穿帮——”

现在果戈里无比感谢自己非凡的艺术天分,他画的叶子看起来逼真极了,再差一点,就能完成了——

“尼古莱?”

陀思妥耶夫斯基擎着烛台推开窗户,蜡烛的火焰在他双眸中幽幽跳跃。

“费费费费费佳?!”果戈里吓得一趔趄,差点从梯子上摔下去,幸好及时抓住了树枝,陀思妥耶夫斯基很好心地搭了一把,把有点发愣的果戈里从窗户拉了进来。

“那么深更半夜拿着颜料登上别人窗户的医生,您在做什么?”

……明明您都已经知道了。

--
“所以您是担心我有轻生的念头?”陀思妥耶夫斯基歪了歪头,有点惊讶地抿起嘴角,又像是在努力控制它不上扬。

“可您一直……”

“我不认为我的生命会被仅仅一片叶子左右。”

果戈里双眼亮了起来,他猛地抬起头:“那您是在看——”

“那边的树林前有一片湖泊,先前窗子被树挡住了,所以最近才发现——湖水倒映着天空的光彩很漂亮。”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口吻如他平时的一样平淡,而他此时却笑了,语气里有足以察觉的温柔——

“很像您的眼睛。”

fin.
感谢您的阅读!
这篇里假装果子是蓝眼睛【反正官方设定还没出_(:D)∠)_
费佳的病最后当然是治好了啊——毕竟他有了放不下心的人嘛★

评论(14)

热度(77)

  1. 茕茕茕茕故行廊崇风泛月 转载了此文字